大玩家福建将十三水

logo

列表头部广告一条

文体 文体> 港城文化

史载“秦东门”究竟何处

gb03文化h

【连网】  “秦东门”,是2200多年前秦始皇统一中国后不久,为了显示大秦帝国国土之辽阔,东巡至东海边朐县时,“立石”“以为秦东门”所留下的一个气势恢弘的地名。两千多年来,海州人一直引以为骄傲。历代志乘?#28304;?#37117;?#23633;?#36848;。现代凡记述连云港市(古海州)历史文化之著作,无不记此事。

然而,自古以来,在众多关于秦始皇“立石东海上朐界中,以为秦东门”的论述中,对“秦东门”之所在却一直存有不同看法。一说立在赣榆县(今为赣榆区)的秦山岛上,一说立在古称“朐山”的锦?#36797;?#19978;,一说当年秦始皇是在海州孔望山上“立石”“以为秦东门” 的。其依据是孔望山下有东汉年间所建的东海庙及其“东海庙碑”之记述。

那么,“秦东门”究竟在哪里呢?近几年,我市资深地方史研究专家韩世泳在编写《连云港市海州区?#20037;?#24535;》过程中,为了弄明这个问题,查阅了一些资料,对上述三种观点作了力所能及的分析与对比。“我以为,?#25945;?200多年前秦始皇所立秦东门之所在,这是一个历史命题。”

他在研究中分析,在我国古代史中,最先记述秦始皇东?#36130;?#38388;这段史实的,是西汉史学家司马迁所著的《史记》,也就是说,记述此事的源头在《史记》。《史记》是我国最早一部纪传体通史,是目前所知距秦王朝最近的一部通史。书中所记秦王朝之事,应是最可信的。所以,研究秦始皇东巡时“立”在“东海上朐界中”这个“秦东门”,究竟立在哪里,也应以《史记》所记为依据。

?#30452;?#29256;刊出韩世泳撰写的这篇文章以飨读者,并为我市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申报做出一定参考。(记者 张晨晨)

□ 韩世泳

gb03文化d

与“秦东门”立在赣榆秦山岛之说商榷

笔者认为,2200多年前,秦始皇东巡时,在赣榆秦山岛上“立石”“以为秦东门”的依据主要有?#25945;酰?#19968;是,认为《史记》所记的“立石东海上朐界中,以为秦东门”中的“东海上”,是?#20998;?#22312;东海的大海中。其时,朐山在东海边,只有赣榆秦山岛在东海的大海中;二是,“旧传秦始皇曾登此岛求仙,海神赐其一珠,岛上遗有秦始皇授珠台。东北山脚有秦始皇三十五年(前212)所立东门碑(已圯),因名秦?#20581;?rdquo;(《赣榆县志》中华书局1997年10月第1版第1次印刷第174~175页)还有的说,该岛之所以叫“秦山岛”,是因为岛的西南有一条相传是秦始皇鞭石而筑成的“神路”。

笔者以为,《史记》所记 “立石东海上” 是否就是指“大海上”“大海中”,应全面分析。“东海上”一词可以理解为“东海的海面上”“东海的大海中”,但在?#23548;?#29983;活中,“海上”一词还有“海边上”的意思。如今天连云区宿城街道的“海?#26174;?#21488;山”,就是指海边的云台?#20581;?#33267;于“旧传秦始皇曾登此岛求仙……”、秦王鞭石成路之说,只是神话传说。据《连云港群山概览》记载,秦山?#28023;?#26159;赣榆县(今赣榆区)海域中一个极具神奇色彩的海岛。它位于“青口镇东北8公里处的海域中……状如瑶琴横卧在浩淼烟波中,?#35270;?#21517;琴岛。……有两个山头如双乳,故也名奶奶?#20581;?#26126;顾乾?#23545;?#21488;山志》载:‘秦山,后因春融屡现楼台人物之状,与蓬莱海市无异,故以神名。’亦称神?#20581;?#20174;西向东遥望似一把勺头,?#35270;?#31216;勺头?#20581;?rdquo;该岛称“秦山岛”,缘于《述异记》中“秦始皇作石桥于海上,欲过海观日出处,有神人驱石去不远,神人鞭之皆流血,今石桥其色?#22363;?rdquo;的一段记述。载有此段记述的《述异记》为南朝梁任昉所撰,所记多为鬼异之事,不能作为辨明史实的依据。对该岛这条“神路”的形成,《连云港群山概览》给出了科学解释:“这条确实存在的神路地质上称为‘陆道桥’,是潮流搬运的结果。” 与秦始皇毫无关系。

另外,从秦帝国建?#32654;?#30475;,更可一目了然。秦始皇统一中国后,将天下分为三十六郡,在东海之滨朐山(此前已有“朐山”地名)旁,以山名立“朐县”,属东海郡。而此时的赣榆也“己置县,隶琅琊郡”(《赣榆县志》第103页)《连云港市志》的“大事记”也载:秦王政二十六年(前221年)“秦置郡县,本境(注:指连云港市市区)属东海郡朐县。……赣榆县属琅琊郡”。《史记》所记是“立石东海上朐界中,以为秦东门”,很明显这块“石”,是“立”在东海之滨东海郡的“朐县”的某处,而非立在隶属于琅琊郡的赣榆县海上的秦山岛。也就是说,《史记》所记秦王政三十五年(前212)秦始皇“立石东海上朐界中,以为秦东门” 之事,与赣榆县无关。

与“秦东门”立在海州孔望山之说商榷

那么,这个象征大秦帝国东大门之“石”又“立”在“朐界中”的什么地方呢?是“立”在今海州的锦?#36797;劍?#21476;称“朐山”)上,还是“立”在海州的孔望山上呢?笔者以为,要搞清这个问题,首先,还是要看《史记》是怎么记的。

《史记》说是于“朐界中”。笔者以为,这里说的“朐界”应是指秦帝国一个县级行政区域“朐县”的“界”。什么地方能代表“朐县”之“界”呢?只有“朐山”有这个资格。首先,朐山在秦帝国最东边的东海(今黄海)边。

其次,朐山(今锦?#36797;劍?#21644;孔望山是两个不同的?#25945;澹?#19981;能混同。认为“以为秦东门”之“石”立在孔望山上的理由之一,是孔望山也称朐?#20581;?#20107;实是,秦王朝设置的“朐县”,就是以“朐山”这个地名为依托的。这说明,在秦始皇统一中国前,今锦?#36797;骄统?ldquo;朐山”。而孔望山“当是孔子之郯?#19990;?#20043;时因登山,遂以名之。”

(《太平寰宇记》河南道二十二海州)这说明,在秦始皇东巡前“孔望山”地名也早己传世。朐?#39556;?#26159;朐山,孔望?#39556;?#26159;孔望?#20581;?#25105;们今天说的朐山村、朐山头这些地名,都是因锦?#36797;?#21476;称“朐山”而得名的。因此,在?#25945;?#35937;征“秦东门”这块“石”立在什地方时,应将朐山和孔望山分开,不宜将“孔望山”视作“朐山”。

此外,就山势而言,朐山比孔望山?#25351;?#21448;大,雄伟得多。《连云港群山概览》说,锦?#36797;?ldquo;是锦?#36797;?#31995;的主体?#25945;澹?#25402;拔高耸,如鹤立鸡?#28023;?1个山头中海拔250米以上的有11个,300米以上的4个,150米以下的10个。锦?#36797;?#39030;最高,海拔427.7米。”而坐落其东北角的孔望山,最高峰海拔仅123米,就是一个独立山头,?#25945;?#20063;小。同在东海边的两山相比,在朐山这个“朐界中”“立石”“以为秦东门”,似乎最能体现大秦帝国的形象,更能体现秦始皇帝的雄才大略。

与以《东海庙碑》等记述为依据之说商榷

认为当年秦始皇是在孔望山上“立石”“以为秦东门”的另一个依据是,孔望山上有东海庙,东海庙的《东海庙碑》碑阴刻有“阙者秦始皇所立名之秦东门阙事在史记”17个字。《太平寰宇记》也有“今石门犹存,倾倒为数段,在庙北百许步”的记述。因此,认为“只要找到了东海庙也就找到了东门阙之所在”了。

这里所说的“东海庙”、《东海庙碑》,根据有关史料记载,特别是近些年考古专家们几次在孔望山下的现场考察证实,都确有其事。但是,笔者以为,这些记述都是发生在秦始皇嬴政三十五年“立石东海上朐界中,以为秦东门”之后几百年甚?#36797;?#21315;的事。如,是《后汉书》记述了“东海庙碑”碑阴所刻的文字。而东海庙始建于东汉元?#21351;?#24180;(151年),是秦始皇东巡朐县之后363个年头的事,距司马迁的《史记》也有270多年了。而?#36965;?#27492;庙没过几年就毁于一场大地震。永寿元年(155年),新任东海相予以复修,并为其刻碑。又过了17年,到熹?#30342;?#24180;(172年),又一任东海相任恭重修东海庙时,才在前任所立“东海庙碑”之背面,补刻上“阙者秦始皇所立名之秦东门阙事在史记”这句话。

很明显,“东海庙”之创建与重修、“东海庙碑”之竖立、“东海庙碑”碑阴文字之补刻,都是几百年后的后人为了纪念秦始皇曾到东海朐县巡察,以彰显朐县历史文化悠久的创意之举。至于《太平寰宇记》所记“今石门犹存,倾倒为数段,在庙北百许?#20581;?rdquo;更是在秦始皇东巡1000多年后,依据有关资料和“东海庙碑”残存状况而记的。就如距始皇“立石”2000多年后,原海州区政府为了彰显古海州深厚的文化?#33258;蹋?#22312;海州古城内幸福路与新建路(今为秦东门大街)交会处?#34892;?#31446;了座“秦东门”城雕。前不久,新的海州区(即2014年7月初撤销新浦区、海州区而新组建的海州区)政府为了建设孔望山公园,在孔望山之阴建秦东门广场,又把古城内的“秦东门”城雕,移置于孔望山下秦东门广场上一样,都是应届政府根据需要而采取的举措。与当年秦始皇“立石东海上朐界中,以为秦东门”的想法、举措完全是两回事。不宜?#32654;?#20316;为考证2000多年前秦始皇“立石”“以为秦东门”的?#24674;?#30340;依据。

司马迁是伟大的史学家,他的《史记》对秦始皇东?#36130;?#38388;所到之处的活动的记述,是非常具体的,?#20040;?#20063;是严谨的。秦始?#22987;?#27425;巡察天下时,在什么地方“立石”,在什么地方“刻石”,在什么地方搞什么建筑物或是举行什么祭祀活动,都有明确记载。如,嬴政“二十八年,始皇东行郡县,上邹峄山,立石,与鲁诸儒生议,刻石颂秦德……南登琅玡,大乐之,留三月,……筑琅砑台,立石刻,颂秦德,明秦意。……”再如,“三十七年十月癸丑,始?#39135;?#28216;。左丞相斯从……上会稽,祭大禹,望于南海,而立石刻颂秦德,其文曰……”等。而对三十五年东巡至朐县时,只记“立石东海上朐界中,以为秦东门”,根?#20037;?#25552;建“秦东门阙”之事。

“立石”就是“立石”,而不是“刻石”或“立石刻”。“立石”“以为秦东门”,就是“立”块大石头,以表示这儿是大秦帝国的东大门,完全是象征性的举动。而按“东海庙碑”碑阴所刻“阙者秦始皇所立名之秦东门阙”之说,就完全不同了。什么叫“阙”?阙就是庞大建筑门外,走道两旁所建的两个高大的楼台。是一项实实在在的、庞大的建筑工程。如果当初秦始皇真的是在“朐界中”建“秦东门阙”的话,司马迁绝不会?#28304;耸?#24573;而不记,而把它记成“立石东海上朐界中,以为秦东门”的。很清楚,当初秦始皇东巡至朐县时,就是“立石东海上朐界中,以为秦东门”而已,并没有在此筑“秦东门阙”。

综上所述,笔者以为,历代古海州?#31455;?#20110;秦始皇东巡至朐县“立石东海上朐界中,以为秦东门”的“秦东门”,在古称“朐山”的今锦?#36797;?#39030;马耳峰附近的记述,比较靠近史实。

相关新闻

大玩家福建将十三水 辽宁快乐12手机版下载 新浪网排列三开奖直播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 金7乐开奖查询 上海时时预测软件手机版下载 内蒙古时时三星走势 重庆时时走势直播 辽宁快乐12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小捣蛋走势图时时彩 贵州快3全天计划